别枝

对酒行五岳为倾♥sp预警♥对象可以不找,CP必须得磕♥坑品优良的日更选手,文笔剧情渣,慎入

【云山万重】第二十七章

✘✘sp/训诫预警✘✘

✘✘不喜不懂勿入✘✘

我回到倾云峰里静坐着,过了良久还是忍不住给宣明卜了一卦。看着卦象我心中有些疑惑,虽无大碍,但是牵扯到的人却太多。

我也不再想这件事情,只要他没有性命之忧便无需去关注。

又前去探望缨葵,他的精神终于是好了一些,还愿意和我搭上几句话。

他臀上的伤已经收了口,不过双丘还是明显肿胀,看上去比平时里大了一圈,而没破皮的地方还有些乌黑,淤血没有散开。

我看得有些心疼,叹了一口气。

“师父为什么总是这样呢?”缨葵埋下脑袋道。

“为师如何?”我一时没明白。

“总是下狠手打我,动辄见血。之后肯定会后悔。”缨葵声音闷闷的,分不清是疑惑多一些还是委屈多一些。

我抬手覆在他肩上:“你为什么总是不愿意好好活下去呢?”

他闭上了眼睛,把头侧开背着我。

“你要如何才肯自在的活着呢?”我目光温柔了下来,亲亲抚摸着他的头,他竟然没有抗拒,我便一直这样抚着。

“那你当年为什么要赶大师兄走?”他似乎是怒火攻心,刚窜出来一句质问便又突然泄了气,这些年一直没有得到好的结果。

“你再等等,好吗?不论是等天下太平,又或者是等到你能在其他地方见到他。”我不敢说出言娘的行踪,缨葵的世界里只有言娘,若是让缨葵明白言娘出走魔界是为了他,他一定会发了疯的往魔界去。

我也不能白费了言娘的苦心。

只是……我与缨葵之间一直有根刺,这些年他不信我,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种种行为,我不可能坐视不管。可我一管就麻烦了,他从来都是口服心不服,打了不行,不打更不行。

沉默良久,缨葵终于开口道:“求求你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我心中一咯噔,难道他和宣明混久了终于开窍了?

“我沉睡的时候到底梦到了什么?我想要记住那些事情,却总是在睁眼的时候忘得一干二净。我不知道我见过什么人,做了什么事,我只知道常常做过同样的梦。”缨葵神情痛苦而挣扎。

“既然你都忘记了,为何确定是同样的梦?”我笑道。

“感觉,梦醒时分的那种感觉,每次都是一样的。”缨葵闭上了眼睛,满脸疲惫。

我伸手揉了揉他的脸,他惊得睁开了眼,我笑着道:“整宿整宿都在想些啥呢,好好休息。”我叹了一口气接着道: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你说你是不是被为师打怕了,晚上都在做噩梦呢?”

缨葵的眼神有些变化,似乎相信了我几分。我复又说笑道:“缨葵你为什么总是死撑着啊?为师下手如此狠毒你还真能回回忍着不求饶。”

缨葵眼神沉了几分道:“我……其实从未告诉过师父,每次受罚忍不住时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似乎我只要是松口了就会有无法挽回的事情发生。我不想松口并非是真的想和师父对着干……好像也有那么点对着干意思……咳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不论受到多重的责罚总是能好起来,真没必要去松口。”

我心中一痛,言娘并没有完完全全封锁他的记忆,或者说言娘动的手脚使他无法明确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事情,但是有些感觉与直觉还是在的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何总有这感觉呢?”我的指尖在他的发根摩挲,他兴许有些舒服,眼睛也眯了起来。

“师父,你相信未卜先知吗?”缨葵的神色庄重了起来,支起上身看着我。

我心中已有些猜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幼时总会梦到将要发生的事情。我不确定这个说法对不对,因为我总觉得我忘了一些事情。”

缨葵眼神有些迷离,片刻后道:“我幼时的梦到过我在天黑时为了捉溜走的黄狗执意进了山,而我的父亲担心我安危无奈来山里寻我。待父亲提溜着我回家后,发现家中已被贼人洗劫一空。父亲怪我淘气,若是他不离开定不会让贼人钻了空子。他气得打了我一顿,而后我被吓醒了,但是醒来却记不太清发生了什么。”

我点点头,听他继续说道:“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,那一天真的来了。我家的黄狗溜进山中,我刚奔出家门便猛地意识到这件事情似乎在我的梦中上演过,我当即回去告诉父亲今晚会有贼人出入,让他小心防备。他满不在乎的答应了,我便回自己屋子了。”

说到这里,缨葵的面上竟然浮现出几分恐惧。我也顾不得他乐意与否,将他扶得跪起来靠在我的怀里,我搂着他轻声鼓励他继续说下去。

缨葵在我怀里颤抖着道:“夜里那一伙贼人来了,他们本欲偷盗,但是看到我父亲还在家中竟然痛下杀手,将父亲杀死后便朝着其他屋子搜去。我躲在衣柜里,他们还没有找到我,便因为外头有动静而心虚逃走了。”

我拍拍他的背道:“没事,都过去了。”他的眼中又出现了几丝疑惑。

“我竟然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知道如果不按照梦境的指引行事,一定会发生可怕的事情。但是从我拜入师父门下,便没有再做过这样预知未来的梦。”

“那你曾经都做过些什么梦呢?”我来了些劲儿,这是何等强硬的资质才能做到未曾修行也能洞察未来?缨葵不愧是当年魔族费尽心思想攻破的人。

“记不清了,后来做了一个梦,梦境指引我去一个地方,我不知是梦境在那时断了还是我忘了当初的梦,只知道梦境的结局是我遇见了一个白衣人。我那时还不知道他是谁,不过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大师兄吧。”

缨葵低下头,轻搭在我肩上。我伸手拍拍他的背,示意他别害怕。我在我怀里蹭了蹭,似乎放松了下来。

突然,他抬起头眼神惊恐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见过师弟!我在梦里见过他!”

我心中惊讶却也有些犹疑,他为何相信自己梦见过宣明,为何又露出如此恐惧的神色。想到他识海里还见到我那一夜杀死言娘的画面,我更加怀疑他的话。

“他在做什么呢?”我顺着问道。

“师弟他和一个身穿银甲的魔族走在一起,那里的景色不像是凡间,不过有山有海。对了!还有那个黑衣人!那日截下我和师弟,后来被师父赶走的魔族他也在场!”缨葵眼中充满了震惊,他那脑瓜子应该认定宣明与那两个魔头有些交集。

我也有些疑惑,梦到宣明与言娘倒也没什么,总归是见过的,但那身穿银甲之人……

我与他有过交集,他便是兵主。替魔主掌管数万魔族,就连混入魔界高层的言娘也低他一等只能听他调度。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魔主常年闭关,他算得上魔族中的掌权人。

可是,自缨葵入门后便从未见过兵主,难道他从前落入魔族手中时见过他?

“你的梦境不是能指引你去行事吗?那你还记得在梦里你都做了什么?”我颔首道。

“我……”缨葵霎时睁大眼睛,“不是!不是的!梦里没有我,我梦到的只是别人……怎么会这样呢?我虽然记得不太清楚,但是我肯定除此之外,每次梦境的主角都是我。”

听了缨葵的话我反而有些安心,这小子定是胡思乱想多了。

“好了,现在都说出来了,别害怕了好吗?”我看他点头,想他已经跪靠在我怀里许久应该累了,扶他趴下休息。

“师父,师弟他不简单。”缨葵满目忧心。

“他当然不简单,卦象算中的人,我命中注定的弟子,和你一样是……天赋异禀的人。”我拍拍缨葵道:“不要多心,宣明待你如何,你还分辨不出吗?”

缨葵点点头,面上缓了几分。

“以后别再想这些有的没的,好吗?为师等着你好起来。”我再揉揉他的脑袋,他也没拒绝,当下我有些高兴,步履轻松的回去了。


————

偷个懒,鸽一次
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