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枝

对酒行五岳为倾♥sp预警♥对象可以不找,CP必须得磕♥坑品优良的日更选手,文笔剧情渣,慎入

【云山万重】第二十六章

✘✘sp/训诫预警✘✘

✘✘不喜不懂勿入✘✘

还是从前的那个点,宣明依旧来得很早,看了看他的神情依旧如常,我也便没再提及昨日打了他的事情,他也聪明,昨日我们不欢而散总归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。

“宣明。”“师父。”

我一愣:“你先说。”

宣明也没拘着开口道:“弟子有负师父所托,修为进展不大。进来局势动荡,弟子成日在山里演练而并无实战,恐怕来日不敌魔族。”

我颔首,他这是想下山历练?

“魔族正在满天下找你,你此时下山该如何是好?”倒是想看看这个三徒弟能有些什么计划。

“求师父赐些保命的法宝,待我有性命之忧时可脱身便足矣。”宣明目光沉沉,我心中已动摇了几分,他能和魔族多多交手总是好的。

“可以,既然你已决意和魔族正面对上,那我也能允你一个好处。”我笑容莫测,定定的看着宣明。

宣明目光不解:“师父可否明示?”

“不可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”我莞尔一笑继而低头喝茶。

“回去准备准备吧,明日过来我给你东西,你下山历练去吧。”看着宣明退了出去,消失在无尽的夜色里,我一翻白眼,这小子敢来和我提下山一事,必定是昨日就想明白了的,东西肯定一早就收拾好了,只不过是等着今日和我报备,也不愿意今天就当着我的面走,显得太仓促。

我回到里室取出了一把宝剑。

剑鞘银白,剑身通体泛着寒光,极其细小而繁美的花纹布满剑柄。此剑曾经杀敌无数,注入灵力后放出的威压可震慑不少魔族。

这是言娘的剑。

复又找来曾经炼的丹,为宣明备下不同种类的。再拿出一叠符纸,其中功力足够他应对很多事情了。

此时黎明未至,宣明定是回去给自己上药顺便睡个回笼觉,为明日的下山做好准备。

想了想也就是缨葵无法好好照顾自己了,我当下便前去看他。

缨葵还未醒来,到今日已是第三日了。我一时间有些心烦意燥,他迟迟不醒,可是伤得太重了?

无奈去找来伤药,发现缨葵身后竟然已经上过药了。我愣了愣,宣明果然靠谱啊!昨日我生气离去后便没来过此地,宣明竟然还估摸准了我的脾气,独自前来照顾缨葵。

此时我也顾不得许多,也不愿让缨葵继续疼着了。当下运起灵气给他疏通经络为他调息疗伤,待运行一个周天后他还是没醒,我也没办法了。

心中飘着淡淡道愧疚之情,我坐在缨葵床边,无端想到若是言娘得知我如此心狠手辣,还不得气得回来和我大打出手。

“唉。”我竟是叹出了声,夜里安静得出奇,这么一声倒是分外明显。

天色终于是明朗了,然而缨葵还没有醒过来。

我有些怀疑的再看了看他的伤,虽然他伤得不轻,不过以他那体质和耐力,怎么可能三日昏迷不醒?

再用神识一探我心中沉了沉,他还真的遭了心魔。

我抽出一缕分魂朝他的识海迈进,看到了他此刻沉睡时脑海里的画面。

还是在那间屋子里,他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模样,那身形比我初见时还要稚嫩单薄不少,魔族将他关在屋里头,每日都拎着鞭子打一顿,待他奄奄一息时便问上一句:“答不答应?”他每次都回答:“绝无可能。”

魔族用了药吊住他的性命恢复他的伤口,第二日便继续折磨。我愣住了,原来他被糟蹋了这么些年,而我一直以为只有那一夜。

画面变幻极快,不久后我熟悉的一幕终于出现了:他双手被缚吊于梁上,魔族仍然在变着花样的折腾他,此时屋门被言娘破开,他身披月光,手中宝剑翻飞。

而后我也进来了。

我如同当年一般与言娘默契配合,终于斩杀干净了屋子里的魔族。言娘笑意暖暖道:“没事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然而变故突起。在缨葵的识海里,那个我竟然抽出自己的剑刺向言娘,言娘没有躲避,只是面上浮现出无奈的笑,顺势跪了下来,我连捅数剑,言娘在缨葵面前吐血而亡。

而后那个我对着缨葵阴翳一笑,捡起地上的鞭子,朝着缨葵打去,不知打了多少下,最后臀上血肉模糊就如同我此次打的一样。

我将分魂收回体内,端详着趴床上的缨葵,他面上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,但是识海里重复上演着这些充满血腥的事情。

言娘曾试图封锁他的记忆,我也不知言娘究竟花了多少功力在这件事上,但此时的缨葵已然想起来些许往事,只不过我变成了那个折磨他的人。

我的分魂再次进入他的识海,强行阻止那些画面上演,与他僵持一段时间后,心魔终于是破了。趁着此时我下了道印,若无我与言娘破除,缨葵不会再想起来过去的事情。

“缨葵,缨葵?”我伸手摇了摇他,他终于悠悠转醒。

他睁开眼,眼中带着惶恐与疑惑,似乎是大梦初醒,而不知梦中所历何事。

“师父。”他声音有些弱的叫了一声,我连忙给他递水,他抿了几口便不要了。

“明日宣明就要下山了,这山里又只有我们两个人了。”我有些感慨,仿佛又回到了过去。

宣明惊讶道:“师弟的修为哪里应对得了……”

“无妨,为师自有准备。若是宣明前来探望你,你别再板着脸了,他前路艰难,能和你处的时候不多了。”我已能预感到,宣明似乎受昨日之事刺激,他可能要变了。

告别了缨葵,我回倾云峰里等着宣明。

他踏着夜色而来,我交给他种种宝物,他拜别了我,孤身一人走了。

这倾云峰又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都是去考试了咩
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