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枝

对酒行五岳为倾♥sp预警♥对象可以不找,CP必须得磕♥坑品优良的日更选手,文笔剧情渣,慎入

【云山万重】第二十五章

✘✘sp/训诫预警✘✘

✘✘不喜不懂勿入✘✘

待我们返回客栈,言娘再次为缨葵处理伤口,期间言娘神色温柔的和缨葵说了许多话,缨葵被言娘的甜言蜜语哄得一愣一愣的,我真的没眼看。

后来竟是两人双双卧床,缨葵怕压着伤便趴床上,言娘侧身躺床上搂着他,我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这发展速度有点快过头了吧?不,重点是今夜我睡哪?

终于,缨葵睡着了,言娘小心翻下了床,眼神示意我跟他出去。

“方麒,从今天开始你就有两个弟子了,作何感想?”言娘眼神沉重,我兴许是猜到他在想什么了。

“没事儿,反正我从前也并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收徒,后来你不也跟着我了么?”待我说完,言娘嫌弃的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的含义分明就是我把你当朋友,你竟敢想当师父占我便宜。

“认真的,你会好好对他,就像对我一样,是吗?”言娘眼神复又认真起来,满眼星辰。

“嗯……这个不好说,得看他开不开窍了,你多聪明啊,从小到大不论修行或是谋事一点就通。”我才说完便品到了一丝别的韵味,言娘特意约我出来谈这个,莫不是……我心中一惊,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他终于是欣慰一笑道:“今日逼你收徒是我不好,但你能保护他。”

“言娘你要干什么?怎么突然说这种话!”我有些慌了,他是想走?

“今夜你也听到了,魔族妄图安排缨葵混入我们正道一方……好在缨葵够硬气,很多事情还没有发生。”言娘眼神微微波动,我心中一叹,也大约猜测到这次是留不住他了。

“所以你想反其道而行?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”我心中起伏跌宕,就算是我潜入魔族也无法脱身,更别提修为还差我些许的言娘。

“方麒你别着急啊,我也没说现在就去极北之地。再多准备些时候,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前去极北之地,你镇守山中,若是魔族敢在凡间放肆你直接打死就好。”言娘神色自若,认为这是可行之策。

“疯了,你真是疯了。”我叹了一口气不再看他,抬头看着今夜的皎皎明月,如此团圆的日子过一日少一日。言娘真的想走,我也拦不下。就算是拦下了又有何用呢?此次不遂他心意,他大概会和我割袍断义吧。

“你为什么想去极北之地呢,为了凡间因魔族动乱受苦之人,还是为了你的小师弟?”我无端觉得他动心了。

“有什么区别吗?就不能同时为了他们?”言娘眼神一冷扫了我一眼。

“哎,好吧好吧,为师答应你,好好照顾他。”我只得无奈应下,就算是他不说这些话,缨葵入我门下我也会好好对他的。

言娘得了我这话后狡诈一笑,嗲着嗓子甜甜的喊了一声:“多谢师父!”

我顿时浑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:“你给我闭嘴!恶心!太恶心!有一副好嗓子不会好好用,捐给哑巴得了!”

他复又恢复了正常的音色道:“你明明就想让我这么叫,现在我开口了你又不高兴了,难伺候哦。”

我:……

言娘:“你明明就是想占我便宜,不用解释了。”

说完他大踏步向屋里走去,我跟在后头。待他跨进屋后竟然反手将门关了起来,我一愣,本欲破口大骂,但思及里头熟睡的缨葵我只得无奈贴门缝轻声喊道:“言娘!你想干什么?快给我把门打开!”

这时门猛地从里面拉开,言娘抛了几块碎银子给我道:“去给他买衣服,多买些。”

而后门又合上,我一愣,我还成了跑腿的了?

在城中找了个墙角靠了一夜,天亮了我赶着进店给缨葵挑衣服。

回来时缨葵已坐靠在言娘怀里,言娘抬着一碗粥一面吹一面喂他。

我:……

“啊,你来了,衣服放下,去楼下把粥钱结了吧。”言娘眼都没抬一下便开始吩咐,倒只有缨葵喊了句师父。

“呵,乖徒弟,为师现在身无分文了呢。”我抬手转了一圈,方才买衣服还真把银子用尽了。

言娘终于是一愣,而后眼神一番挣扎,最后竟是有些心虚的看了我一眼。

我惊了一惊,难道这小子是想吃霸王餐?

他竟然掏出了我给他的白玉坠,眼神示意我去把这个当了。

“你找打?”我只沉声道。

言娘尴尬一咳,而后将头上的发冠取了下来,青丝如瀑垂,此时正好有微风拂过,言娘微微一歪头,那丝丝缕缕秀发便扫着肩头向背后顺了过去,缨葵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。

“成何体统。”我假意怒道。

言娘瞪了我一眼伸手将发冠递给了我,而缨葵似乎被吓到了,怯怯的低下脑袋,却又偷瞄了言娘一眼。

没眼看。

再后来我们终于是回山了。

从前言娘喜欢一个人修行,偶而来找我讨论大道,互相切磋切磋。我和他抛开师徒身份不说,还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。

待缨葵入我门下以后,言娘的心似乎都放在缨葵身上了,每日变着花样的哄着他,用尽心力传道于他,我和缨葵真是有名无实的师徒,不似与言娘那般反着来。

好在言娘投入的心血都有回报,缨葵不再沉溺于过去的伤痛,也乐意用心修行,他本有极好的根骨,前头还有我与言娘铺路,进展极快。

不过有些事我总觉得不对劲,终于有一日逮住了没往缨葵住处跑的言娘,我问道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言娘面上自若,但声音有些紧张。

“说,缨葵为什么还是此等娃娃心智!”我有些头大,缨葵那孩子又没有伤到脑袋,但谋事这一方面……差!实在是太差了!差我和言娘太多了!

言娘:“咳,其实我也没有做多少来着。”

“那你们到底做了多少?”我一阵沉默,突然觉得我俩这对话的颜色不对。

“不不不,没做过没做过!”言娘也是面上一尬道:“我不是怕他因为过去的事情难过吗?我用了些手段抹淡了他曾经的记忆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智增长极缓。”

我点点头,正准备放过言娘,而后又意识到一些不对劲儿。

“所以说现在他傻了还是你干的好事?”我真的有些怒了,言娘怎么能如此妄自行事,这对缨葵不公平。

“他没有傻,我问过他的,他愿意。”言娘神色有些别扭。

“你就这么希望他忘记过去天真快了的过一生吗?你不也没有让我帮你封住什么记忆,怎么对别人的事情你就这么上心。”我心中突然有些顿顿的痛,或许言娘本身还是在意过去的事情,那些被迫装成女孩,还要干粗活重活任打任骂的日子,他也觉得如同梦魇一般。

“害,方麒,你这是自责了?我希望他好好过日子他也希望和我好好过日子,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别想复杂了。”言娘神色如常拍了拍我的肩头道:“我是什么想法你又不是不明白,过去的事情留在心里或是不留在心里也就那么一回事儿,我不去想不就行了?再说,知道我过去的人除了你都死绝了,有什么难过的。”

我也点点头,他没心没肺起来还真的挺没心没肺的。

“所以,你就愿意他如此不谙世事?”我不赞成言娘的做法,这世间向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缨葵空有一身武力却没有该有的心智,只怕是容易遭人暗算。

“怕什么,不还有我么?再不济,你不也还能出手么?”言娘挑眉,自信满满。

“行,反正你俩都是自愿的,我随意。”我无法反驳他什么,既然如此,缨葵天真烂漫些也无妨。

可我们都不曾想过,有朝一日缨葵还真的因此落入魔族的陷阱。

……缨葵……我愣了愣,思绪回到如今。我还坐在言娘的床上,而天色已经有些暗了。

这都过去了多少年,是几十年又或是几百年,我也没有特意去数着。只知道缨葵来了我门下很久很久,言娘也离去了很久很久,而宣明入门也有一段时间。

宣明。我心中一沉,我离开的时候他还跪在倾云峰,如今……待我抵达倾云峰的时候,他早已离开。

他确实聪明,从来都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,也知道就算发生了一些事情,该做的事也不能落下。

我给自己斟了一杯茶,仔细品了一口,院里已经完全黑下,新月如钩。


评论

热度(7)